Sow nothing reap nothing

桃子 - 谨以此文怀念阳学文老先生

已有331次关注

前两天,一位老家的亲人来家做客,因为是新年,所以他特地给我带了两瓶水果罐头。甚是稀奇,怪自己平时也没注意,说超市卖的很多,原来是自己遗忘了这个童年时期的最美味的食物。罐头是黄桃做的,味道好极了,一口气吃了一整瓶,抹抹嘴。想起人生中第一次吃嫁接桃子。

小时候,只有吃屋前山后的毛桃子。有些苦涩,但仍是儿时的好东西。用衣服擦擦,搬开来,把虫抠出来,再吃下去,亦然是美味。那一年先生家种的三年的嫁接桃,第一年结果。而且是硕果累累,甚是喜人。恰逢那年我初中毕业,考上了师范。先生为奖励我,并邀请我在开学前去摘第一年丰收的桃子。怀着欣喜的心情去先生家采桃儿。先生是个瘦老头儿,一生勤奋,家境殷实,在当年的老家是个大富户。而且为人正直,乐善好施,尤其是对读书的孩子,每每见到便从衣兜里掏上一两块钱表示鼓励,又是当时农村大小事务的管事,所以倍受人尊重。

桃树栽在他家屋后的高坎之上,厚厚的黑土地,充足的阳光,果实喜人。一棵茶杯大小的树上挂满了桃子,桃子有的白里透红,红里带白,还有粉色的,一个个张着红扑扑的脸。低垂的树枝轻轻拉一拉,像个大姑娘的长发在风中飘逸,几多羞涩,几多清纯。迫不及待,四目张望,挑一个大红桃在衣服上擦拭几下,又用手抹了抹,往最红处下口,桃肉裂开,香脆可口。被唤醒的味蕾方知有这么好吃的桃子,一时对"人间美味"有了新的理解和体悟。恨不得把树上的全部摘下来再挑选最好的。站在树下,终于明白悟空前辈破坏蟠桃会的理由了,"不是欲念太深,是事物太过吸引"。

工作后,我只要回老家都会去看看他,听他教诲。五年前放端午节收假的前一天,我要去贵阳上班,临行前,他要我喝碗油茶再走。喝茶时,我还陪他喝了一两天麻泡的酒。他因家中些许烦心事,而且年事已高,从语言中颇多伤感,但依旧铿锵。前年听闻他离世,我急赶去见他最后一面,并抬他一程。可敬的先生,可敬的瘦老头儿。愿您在远方的生活也正如那桃子,也尽是甜蜜与香脆。

备注:
作者:强表叔
时间:2022/02/21
文章中的阳学文是我的老爷子,我们都很怀念他...

已自动关闭评论